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118大众图库欢迎你的光临 >

独家专访_娱乐频道_凤凰网

2021-09-12 17: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www.44158.com,日前,我国国产动画片《我是狼》在戛纳参加了市场的展映活动,导演于胜军亲赴戛纳支持。为此,凤凰娱乐也独家专访了这位动画片导演。他就此片“动画形象是否借鉴了宫崎骏”、“初二上映后五月复映”、“中国动画质量低下”的话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专访实录。

  于胜军:昨天我们最后一天展映完了,没想到会来那么多朋友和国外发行商,我们这次展映,我感觉是人数最多的一次,大家看完这部影片之后,我感觉我的眼泪出来了,大家都说这个片子很好,很喜欢。

  于胜军:都感动的哭了出来了,大家很喜欢,因为这个故事本来就讲了一个很国际化的故事,讲了友谊、信任、兄弟情,所以大家对这个故事很喜欢,然后从昨天下午开始就看到好多家海外发行商,收获蛮大。

  于胜军:觉得有几家有很好的意向,我们回去进一步具体去谈,看一看适不适合我们,深度沟通一下。

  于胜军:我们昨天去的有韩国的、英国的和欧洲(大陆)的,我觉得好像欧洲的可能更加喜欢一些,从美国的那些方面来讲,他们希望我们去参加北美的电影节和动画节。但我觉得无论如何这个片子你一定要看完片子,《我是狼》不看片子其实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我觉得这次大家看完片子之后,好像信心更足了,韩国那个朋友哭的稀里哗啦的,一个大小伙子,你瞧瞧哭成那样了都,他说回去就跟他领导沟通一下。

  凤凰娱乐:我知道《我是狼》之前在大年初二就上映过一次,当一天后就发声明撤档了,能方便谈谈当时出于什么考虑吗?

  于胜军:这个事情我们一直也没有去回避,我们都没有预料到今年的春节档《爸爸去哪儿》会那么火爆。(记者:还有《大闹天宫》)《大闹天宫》还好,因为它是3D片,它抢的不是我们的排片,也抢的不是我们的观众,但《爸爸去哪儿》没想到那天就火了,我记得当天我们把票仓做到了2.5亿,每部片子一个亿的,这很恐怖,《泰囧》当天票房才三千多万,这两部片子这么一个势头其实已经占了70%多的排片。

  于胜军:是,这几部片子基本上占了所有的空间,我们对《我是狼》质量其实都很有信心,在这之前我们做了大规模的看片活动,从大学、中学、小学甚至社区,我们也都放过,不管家长还是学生,好评率最少是80%以上。后来我们去杭州做影片推介时,几个粉丝知道我们去了还跟我发微信,要拉着同学去看,而他们全是自发的。所以这部影片我们相信口碑会很好,我们很不甘心在那个档期只有一个1%的排片,就这样匆匆下了,所以我们就当时赶快跟总局领导和院线经理沟通了一下,我们决定退出市场。

  于胜军:其实是很多因素我们选择了那个档期,我们最早的时候定在1月17号,但那天《喜羊羊》就定在了16号,《熊出没》定在18号,我们这种片子如果在17号其实压力更大,所以我们想算了,不要国产动画都挤在一个档期里。我觉得应该有一个良性的竞争,就主动退出来了,然后一看春节档其实初二没有太多动画片,只有一个好莱坞的片子。所以我们想那个时候就在那里选择那个档期。

  这两年动画市场太火爆了,尤其儿童电影市场,又是春节档,是大家兵家必争之地,对《我是狼》这部没有任何群众基础没有任何的长系列电视片在预热,突然就一部这样的电影,我们觉得不是要盲目的仓促的上,要给他一点空间,大家都觉得既然费了那么大的劲,下了那么大的功夫把这部电影做出来了,就应该给他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大家能够看的见的空间,不奢望多好的空间,我们也没有奢望票房有多高的票房,就是相对来说一个宽松的空间,1%的排片就意味着它只有上午9点一场,下午大家都不太看电影的时候有一场,所以这个基本上就是宣判over了,所以我就选择了换一个档期。

  凤凰娱乐:这一次是定在5月31号,但前一天是《窃听3》,之前的《X战警》也还在持续,为什么还选择这个档期,你确信这一定比上次那个档期好吗?

  于胜军:完蛋了,完蛋了。其实中国电影的市场太好了,我们觉得干脆这个档期能上就上了吧。而且“六一档”是个刚需,影院在那天一定要给儿童一个空间,所以《窃听风云》或《X战警》可能抢的是晚上的排片,白天场可能会给我们留出来一些机会,所以有这样一个刚需,去年才做了一个多亿票房,那既然有一个亿的空间,我觉得我们五、六部片子应该拼一拼,大家平均一下也还可以,最后结果什么样子,我就不去考虑他了,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不管从戛纳还是因为春节的临时上映,我们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我们美誉度都有了,今年春节过后还有很多人找我们合作,去拍新的电影,这两天也在有些法国的动画工厂及美国的朋友都在打听我们,希望跟我们合作,我们希望把这个品牌建立一个优良的品牌。所以,我们希望长远的去看待动漫市场,而不是一锤子买卖,我们希望这部电影上映完了之后会放到网上、放到电视台,让大家都能看这部电影,这样也对我们未来做《我是狼》续集有信心。

  凤凰娱乐:我注意到在重新上映时《我是狼》加了一个副标题,但是我不知道这两个版本会不会有变化?

  于胜军:对,有些大家质疑的一些台词我们去修改了一下,然后也是经过春节档做了一个很好的检验,我们根据大家的反馈的意见去做了一些微调,改成“火龙山大冒险”。更重要的是:大家普遍认为《我是狼》这个名字太文艺了,对六一儿童节这个刚需市场来讲,大家可能不太认,所以《火龙山大冒险》更直接,现在大家都叫什么“总动员”什么“大冒险”,那我们也听取大家的意见,就改成“大冒险”了。

  凤凰娱乐:去年有一部《红孩儿大闹火焰山》,但那是2005年的一个戏,所以媒体和观众都非常反感,你们这次担心吗?

  于胜军:那个片子他是已经上映过了,我们是上映一天之后撤档了,这个东西我们也是坦诚的跟大家去做了一个解释,而且确实那个时间大家都没给到我们的排片,其实也是院线的朋友们建议我们退下来,找个很好的机会再上。

  于胜军:谁都没法保证,那天晚上院线经理看到《我是狼》了,看完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个片子不过,但院线经理也有难处,他们也要保证自己的票房,也要考虑观众的口味,所以我觉得他们是很客观的,但是院线经理给了我们很多非常好的建议,我们也非常认可,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于胜军:我们不会,我好像从来就没想过这件事情,而且要自己去买票房投入应该蛮大的,但我们在前期的投资已经太大了。

  凤凰娱乐:关于电影本身,因为我看过预告片,其中一个形象特别像宫崎峻的《幽灵公主》里边的“地精灵”,这个形象你们使用前和宫崎骏或吉卜力沟通过吗?

  于胜军:没沟通,我找宫崎峻,宫崎峻不理我。其实,片子里的台词已经看出来了:“这是我的地盘,请离开我的森林”,它有一种调侃的意思,我个人还是蛮敬重宫崎峻先生的,他对事业非常执着,相比之下我们作为晚辈做的工作太少了,你看他73岁了依然能够画整本的分镜,什么概念呢,画一个电影的分镜,不单要动脑力还要动体力,天天画,每天还要驾驭整个故事,这对你的折磨很大,所以到73岁了还能完成整本分镜,全世界都没有几个。

  于胜军:我是希望我不要活在他的阴影之下,我觉得尊敬他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作为自己的一个朋友或者事业上的对手,“对手”谈不上,但我希望告诉他我在做的事情:虽然我非常敬畏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看看我的电影,我也希望在我的电影里,我会尽量的把你的“地精”赶出我的森林,我要去创造我的世界,创造我的故事。

  凤凰娱乐:但实际上宫崎峻先生的作品从来没有在中国大陆正式上过,以前也有人问过他,他说这是因为中国的侵权和盗版的行为太多了,他自己有一点排斥这个事情。

  于胜军:是,但他也来过中国,他的东西国内人确实有人山寨,我觉得他说的也没有错,这件事情我们得改,但现在改的越来越好了,盗版越来越少了啊,现在我们电影票房这么高,也是因为我们盗版控制的非常好啊,我觉得他应该欣慰,除了票房和盗版会让他稍微难受一点,但他的作品我们都很喜欢,不管大家是从盗版还是从任何渠道看到他作品的人,都是真诚的被他作品感动了。他不能否认是我们在中国帮他传播,或否认我们的真诚,而这是超越文化、国界和政治的。所以我觉得他应该高兴,中国有这么多忠实粉丝把他作为偶像,包括我个人在内,我觉得他应该幸运,而不应该再去在这个票房或盗版上简单的指责,我希望他能理解。

  凤凰娱乐:还有一个问题,很多国产动画片宣传做的都不好,像我们一直聊的《魁拔》就是这样,国产动画片的宣发好像有通病,您怎么看?

  于胜军:不成功就对了,其实为什么国外动画片一到中国来就卖,他宣传也不好,那什么《火鸡总动员》,你听过它宣传吗?没有,但票房也是大几千万上去了,为什么呢?我觉得他建立起了观众的信誉,观众对海外动画片他认可了,我们中国动画还没有建立起观众的信任,所以需要一波波的前赴后继者去把这个信任度建立起来,这样我们才有中国动画的未来,现在想一上来就把这个市场搞定,我觉得这是痴人说梦,人家做了多少年了?皮克斯有多少丰富案例了?大家这才认可,宫崎峻早期的时候作品也不卖,也是一部部建立起观众的信任之后,才到了《起风了》。其实这部片子并不好看,但依然卖了三百亿日元,所以中国动画文化产业先不能着急,任何东西都是要时间一点一点去认可,包括你们凤凰也一样。

  于胜军:所以说大家都要对中国动画有耐心,好的动画片要一部一部的去做,建立起观众的信任,就像中国电影一样,现在《致青春》、《泰囧》票房都起来了,这不是因为它下了多大功夫。观众买单是因为中国会讲老百姓的故事了,情感体验有共鸣了,所以卖座。中国动画依然停留在一个粗制滥造的表层上,所以就需要我们不怕死的,一波一波的往前去做,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我们也相信一定会走上光明的路。

  凤凰网娱乐讯(文/念心图、视频/赖心韵)日前,我国国产动画片《我是狼》在戛纳参加了市场的展映活动,导演于胜军亲赴戛纳支持。为此,凤凰娱乐也独家专访了这位动画片导演。他就此片“动画形象是否借鉴了宫崎骏”、“初二上映后五月复映”、“中国动画质量低下”的话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专访实录。

  于胜军:昨天我们最后一天展映完了,没想到会来那么多朋友和国外发行商,我们这次展映,我感觉是人数最多的一次,大家看完这部影片之后,我感觉我的眼泪出来了,大家都说这个片子很好,很喜欢。

  于胜军:都感动的哭了出来了,大家很喜欢,因为这个故事本来就讲了一个很国际化的故事,讲了友谊、信任、兄弟情,所以大家对这个故事很喜欢,然后从昨天下午开始就看到好多家海外发行商,收获蛮大。

  于胜军:觉得有几家有很好的意向,我们回去进一步具体去谈,看一看适不适合我们,深度沟通一下。

  于胜军:我们昨天去的有韩国的、英国的和欧洲(大陆)的,我觉得好像欧洲的可能更加喜欢一些,从美国的那些方面来讲,他们希望我们去参加北美的电影节和动画节。但我觉得无论如何这个片子你一定要看完片子,《我是狼》不看片子其实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我觉得这次大家看完片子之后,好像信心更足了,韩国那个朋友哭的稀里哗啦的,一个大小伙子,你瞧瞧哭成那样了都,他说回去就跟他领导沟通一下。

  凤凰娱乐:我知道《我是狼》之前在大年初二就上映过一次,当一天后就发声明撤档了,能方便谈谈当时出于什么考虑吗?

  于胜军:这个事情我们一直也没有去回避,我们都没有预料到今年的春节档《爸爸去哪儿》会那么火爆。(记者:还有《大闹天宫》)《大闹天宫》还好,因为它是3D片,它抢的不是我们的排片,也抢的不是我们的观众,但《爸爸去哪儿》没想到那天就火了,我记得当天我们把票仓做到了2.5亿,每部片子一个亿的,这很恐怖,《泰囧》当天票房才三千多万,这两部片子这么一个势头其实已经占了70%多的排片。

  于胜军:是,这几部片子基本上占了所有的空间,我们对《我是狼》质量其实都很有信心,在这之前我们做了大规模的看片活动,从大学、中学、小学甚至社区,我们也都放过,不管家长还是学生,好评率最少是80%以上。后来我们去杭州做影片推介时,几个粉丝知道我们去了还跟我发微信,要拉着同学去看,而他们全是自发的。所以这部影片我们相信口碑会很好,我们很不甘心在那个档期只有一个1%的排片,就这样匆匆下了,所以我们就当时赶快跟总局领导和院线经理沟通了一下,我们决定退出市场。

  于胜军:其实是很多因素我们选择了那个档期,我们最早的时候定在1月17号,但那天《喜羊羊》就定在了16号,《熊出没》定在18号,我们这种片子如果在17号其实压力更大,所以我们想算了,不要国产动画都挤在一个档期里。我觉得应该有一个良性的竞争,就主动退出来了,然后一看春节档其实初二没有太多动画片,只有一个好莱坞的片子。所以我们想那个时候就在那里选择那个档期。

  这两年动画市场太火爆了,尤其儿童电影市场,又是春节档,是大家兵家必争之地,对《我是狼》这部没有任何群众基础没有任何的长系列电视片在预热,突然就一部这样的电影,我们觉得不是要盲目的仓促的上,要给他一点空间,大家都觉得既然费了那么大的劲,下了那么大的功夫把这部电影做出来了,就应该给他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大家能够看的见的空间,不奢望多好的空间,我们也没有奢望票房有多高的票房,就是相对来说一个宽松的空间,1%的排片就意味着它只有上午9点一场,下午大家都不太看电影的时候有一场,所以这个基本上就是宣判over了,所以我就选择了换一个档期。

  凤凰娱乐:这一次是定在5月31号,但前一天是《窃听3》,之前的《X战警》也还在持续,为什么还选择这个档期,你确信这一定比上次那个档期好吗?

  于胜军:完蛋了,完蛋了。其实中国电影的市场太好了,我们觉得干脆这个档期能上就上了吧。而且“六一档”是个刚需,影院在那天一定要给儿童一个空间,所以《窃听风云》或《X战警》可能抢的是晚上的排片,白天场可能会给我们留出来一些机会,所以有这样一个刚需,去年才做了一个多亿票房,那既然有一个亿的空间,我觉得我们五、六部片子应该拼一拼,大家平均一下也还可以,最后结果什么样子,我就不去考虑他了,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不管从戛纳还是因为春节的临时上映,我们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我们美誉度都有了,今年春节过后还有很多人找我们合作,去拍新的电影,这两天也在有些法国的动画工厂及美国的朋友都在打听我们,希望跟我们合作,我们希望把这个品牌建立一个优良的品牌。所以,我们希望长远的去看待动漫市场,而不是一锤子买卖,我们希望这部电影上映完了之后会放到网上、放到电视台,让大家都能看这部电影,这样也对我们未来做《我是狼》续集有信心。

  凤凰娱乐:我注意到在重新上映时《我是狼》加了一个副标题,但是我不知道这两个版本会不会有变化?

  于胜军:对,有些大家质疑的一些台词我们去修改了一下,然后也是经过春节档做了一个很好的检验,我们根据大家的反馈的意见去做了一些微调,改成“火龙山大冒险”。更重要的是:大家普遍认为《我是狼》这个名字太文艺了,对六一儿童节这个刚需市场来讲,大家可能不太认,所以《火龙山大冒险》更直接,现在大家都叫什么“总动员”什么“大冒险”,那我们也听取大家的意见,就改成“大冒险”了。

  凤凰娱乐:去年有一部《红孩儿大闹火焰山》,但那是2005年的一个戏,所以媒体和观众都非常反感,你们这次担心吗?

  于胜军:那个片子他是已经上映过了,我们是上映一天之后撤档了,这个东西我们也是坦诚的跟大家去做了一个解释,而且确实那个时间大家都没给到我们的排片,其实也是院线的朋友们建议我们退下来,找个很好的机会再上。

  于胜军:谁都没法保证,那天晚上院线经理看到《我是狼》了,看完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个片子不过,但院线经理也有难处,他们也要保证自己的票房,也要考虑观众的口味,所以我觉得他们是很客观的,但是院线经理给了我们很多非常好的建议,我们也非常认可,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于胜军:我们不会,我好像从来就没想过这件事情,而且要自己去买票房投入应该蛮大的,但我们在前期的投资已经太大了。

  凤凰娱乐:关于电影本身,因为我看过预告片,其中一个形象特别像宫崎峻的《幽灵公主》里边的“地精灵”,这个形象你们使用前和宫崎骏或吉卜力沟通过吗?

  于胜军:没沟通,我找宫崎峻,宫崎峻不理我。其实,片子里的台词已经看出来了:“这是我的地盘,请离开我的森林”,它有一种调侃的意思,我个人还是蛮敬重宫崎峻先生的,他对事业非常执着,相比之下我们作为晚辈做的工作太少了,你看他73岁了依然能够画整本的分镜,什么概念呢,画一个电影的分镜,不单要动脑力还要动体力,天天画,每天还要驾驭整个故事,这对你的折磨很大,所以到73岁了还能完成整本分镜,全世界都没有几个。

  于胜军:我是希望我不要活在他的阴影之下,我觉得尊敬他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作为自己的一个朋友或者事业上的对手,“对手”谈不上,但我希望告诉他我在做的事情:虽然我非常敬畏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看看我的电影,我也希望在我的电影里,我会尽量的把你的“地精”赶出我的森林,我要去创造我的世界,创造我的故事。

  凤凰娱乐:但实际上宫崎峻先生的作品从来没有在中国大陆正式上过,以前也有人问过他,他说这是因为中国的侵权和盗版的行为太多了,他自己有一点排斥这个事情。

  于胜军:是,但他也来过中国,他的东西国内人确实有人山寨,我觉得他说的也没有错,这件事情我们得改,但现在改的越来越好了,盗版越来越少了啊,现在我们电影票房这么高,也是因为我们盗版控制的非常好啊,我觉得他应该欣慰,除了票房和盗版会让他稍微难受一点,但他的作品我们都很喜欢,不管大家是从盗版还是从任何渠道看到他作品的人,都是真诚的被他作品感动了。他不能否认是我们在中国帮他传播,或否认我们的真诚,而这是超越文化、国界和政治的。所以我觉得他应该高兴,中国有这么多忠实粉丝把他作为偶像,包括我个人在内,我觉得他应该幸运,而不应该再去在这个票房或盗版上简单的指责,我希望他能理解。

  凤凰娱乐:还有一个问题,很多国产动画片宣传做的都不好,像我们一直聊的《魁拔》就是这样,国产动画片的宣发好像有通病,您怎么看?

  于胜军:不成功就对了,其实为什么国外动画片一到中国来就卖,他宣传也不好,那什么《火鸡总动员》,你听过它宣传吗?没有,但票房也是大几千万上去了,为什么呢?我觉得他建立起了观众的信誉,观众对海外动画片他认可了,我们中国动画还没有建立起观众的信任,所以需要一波波的前赴后继者去把这个信任度建立起来,这样我们才有中国动画的未来,现在想一上来就把这个市场搞定,我觉得这是痴人说梦,人家做了多少年了?皮克斯有多少丰富案例了?大家这才认可,宫崎峻早期的时候作品也不卖,也是一部部建立起观众的信任之后,才到了《起风了》。其实这部片子并不好看,但依然卖了三百亿日元,所以中国动画文化产业先不能着急,任何东西都是要时间一点一点去认可,包括你们凤凰也一样。

  于胜军:所以说大家都要对中国动画有耐心,好的动画片要一部一部的去做,建立起观众的信任,就像中国电影一样,现在《致青春》、《泰囧》票房都起来了,这不是因为它下了多大功夫。观众买单是因为中国会讲老百姓的故事了,情感体验有共鸣了,所以卖座。中国动画依然停留在一个粗制滥造的表层上,所以就需要我们不怕死的,一波一波的往前去做,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我们也相信一定会走上光明的路。

  创立于1939年,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与威尼斯、柏林电影节并称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详细]